凝望

Gregor Reisch在1508年绘制的托勒密观测夜空的版画
图片来源:维基百科

擡頭凝望星空,靜谧的那邊傳來遠古的回音。深藍色的夢——不知道天外的他們是否靜靜地端詳著我們,歎息那些碌碌無爲的日子。星漢燦爛而亘古不變,宇宙似乎擁有永恒的法則,而一瞬即逝的我們甚至沒有欣賞的權利。我們不知道時間在哪裏扭曲,不能感知異維度的空間,無法在漆黑的宇宙裏做一回天外來客;我們甚至摸不清自己的曆史與未來,永遠無法回答我們是誰。然而,我們活著。不管物質地還是精神地,千百年以來,我們活著,井底之蛙般地窺探著伸手不見五指的宇宙。我們越發地了解它卻越發地感到渺小,相較星系的崩塌,生死已不足爲談。個體之外的宇宙是永恒的統一。熱力學定律可以描述社會的混亂,龐加萊映射可以解釋系統的顛覆。未知的世界可能早被熟知,而我們自認爲的已知或許僅是讓人瘋狂的蜃景——找尋,找尋已知的答案;忽視,忽視未知的已知——這絕不是空言。

我們凝望星空,用意識與先哲構架橋梁,喊出萬古的問。向浩瀚的銀河,向無邊的宇宙,咆哮著,呐喊著,沈默著。我們的目的不在于尋找什麽宇宙的真谛,不在于與他人爭辯的輸贏勝負,也不在于推銷各自的想法來說服大衆,我們只希望能在用理智洞察世界的同時偶爾感到些許真正的欣慰。不論對于神創論還是進化論,對于各派宗教還是現代科學,我們不盲目地信與不信——不倚傍某種信仰,不偏袒某種觀點——我們試圖把握問題的各個方面。這樣的眼光是懷疑的,對于任何的結論,如胡適言,“沒有證據,只可懸而不斷;證據不夠,只可假設,不可武斷;必須等到證實之後,方才可以算做定論”。然而即使是“定論”也可以被推翻,即使是“公理”也可能被證否。人們常常抱定了自己固有的觀點,不管今天的世界發生了什麽,始終不假思索地肯定昨日的價值。我們缺少的就是這種懷疑、挑戰的態度——不斷地挑戰認知的極限,挑戰權威,挑戰自我。這樣的態度牽引著人類的發展,改變著世界的生息,把我們帶向星空的深處,讓我們成爲擁有思想的人:思想的醇厚比科技的進步還更重要。

數學作爲一門基礎的學科,是我們千百年來精心構築的邏輯工具,是我們爲思想提供有力證據的途徑。它是哲學研究的重要基石,指引著一次次思想革命;它的發展直接關系著科技的發展。數學滲透了世界的每個角落,蘊藏著無數內在的統一。光的行進和螞蟻搬家都遵循著最速曲線,引力場和電場一樣同是平方反比的向量場,波的運動和熱的傳道都運用了傅裏葉級數。這些僅是無數例證中的一些。衆多的經驗告訴我們,數學所觸及的廣度是我們自己都難以想象的。百年以前的冷門定理也許在當今忽然被大量運用,而今天數學研究的成果,早就超越了肉體所能觸及的宇宙範圍,去了我們不能親自造訪的領域,幫我們解答不能“眼見爲實”的真理。這就是我們自上古至當今凝望星空的意義:讓羽翼豐滿的思維帶我們走出肉體的束縛,去擁抱天邊那些閃耀著光芒的未知世界。

凝望星空,我們爲它的深邃與偉大而震撼;每一次眨眼,每一次呼吸,無不感到來自宇宙的強大歸屬感和思想遨遊的無上快樂。

0 replies

Leave a Reply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